胡振业

浏览次数:168 时间:2020-07-21

,敛了眉目,索性把话挑明道,“太子贤德,皇帝也有意授其大统。朝中徐莽在明,您在暗。我们父子二人向来…不亲。徐莽有意拉拢,也算是明智之举。可您这般顺水推舟,只是为了成全?还是…皇帝授意替太子拔掉徐莽。”犹豫了一下只用了不亲这个词。

  嗯,还不错。总算是个成熟的样子了,虽比自己差了点,但也不失风采。傅筠心理一丝欣慰,还匿着骄傲,“外戚,相权,番王是历朝皇帝的心病。他们自然想解决。不过,爹可不是皇帝,也不想当皇帝。爹不想过多干预政事。现今能让你爹我起心动念的人和事,除安南之战外,便只有你们兄弟俩。”说着还把目光移到儿子脸上,叹了口气,继续道,“上次打你,爹也有不妥之处,人各有志,你若真想搅进朝局,当一代贤臣,爹便送你一程,也好。徐莽生性多疑,这一关勉强算过了,可不代表你就安全了。此前你那般韬养都被他和皇上识破,可见你小子还是差点火候。所幸,你还算有点慧根,离大军出征还有三月。这三月爹亲自教你,如何?”

  傅旸呆愣住了,傅筠的文韬武略,计谋手段,他自然清楚。他不确定,傅筠是不是就势拉拢他,可转念一想,傅筠又何必靠拉拢他自保。一同以往的恭敬道,“为防徐莽起疑,自今日后,我还是同您疏远的好。徐、杨两家一文一武,互为依托,大战在即恐军中事端不少,父亲这三月大可不必在我这费心。至于这一月…我一人。”

  若是别人听这话一定会觉得傅旸明理懂事。可这话到了傅筠的耳朵里,却成了,你不是很忙吗?不是成全吗?那你就去忙你的好了,我一时半会死不了。傅筠掏出怀里的药盒放在桌上,正色道,“嗯,你说的有道理。这一个月好好照顾自己。既然说清楚了,为父就先走了。 ”

  <三十七>

  “恭送父亲。”傅旸淡淡的说道,总算